没那么神秘,活佛转世浅易俗白“话你知”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戴佼佼发布时间: 2015-11-27 16:52:55来源: 中国西藏网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方式,至今已经沿袭了700余年之久。佛教以外的其他宗教中尚未发现有这种方式。即使是世界各地佛教不同流派当中,也都没有发展出这样一种古老、独特、神秘的宗教领袖传承方式。

  活佛转世的起源、发展与其他事物一样,仍有其规律可循,甚至可以经由现代常识去获知理解。这里试为你解读一二:


life

  “佛”在转世?还是教派内外的权力斗争

  “活佛”是汉族的说法,准确地说,是明代开始汉族人送给藏地高僧、修行人的一个不很恰当的俗称——“活着的佛”。藏族人本身没有“活佛”这种说法,他们称呼转世的喇嘛、上师“朱古”,意为“化身”。佛教观点认为圆寂不过是灵魂转移,化身为另一肉体的人而已。所以说,活佛转世不是佛的转世,而是化身的转世。举个例子:“藏族人看来,达赖喇嘛是观音菩萨的化身,所以从一世达赖到十四世达赖,并没有本质区别。自一世达赖以来,只有一个达赖,只是换过十几个肉身。”

  在西藏,活佛转世并非自古就有的传承继位方式。早期藏传佛教各教派主要以家族传承和师徒传承为主,如达赖和班禅两大世系所属的黄教格鲁派(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红教宁玛派、花教萨迦派、白教噶举派、黄教格鲁派)最初就是师徒相授。这种传承方式的弊端是继承人必须经过长期的寺庙学习,待学识到达一定级别后方可继位,这导致继位者年纪大、在位时间短,教派内部及外部贵族插手权斗激烈。

  “活佛转世”代替师徒传承后,继位人身份得以神圣化,不但在教派内部号召力提升,对外也被“抬高到世俗以上的地位,更容易与贵族领主和各方势力周旋”,教派不断发展,与地方势力相互借重,甚至在中央王朝扶持下执掌一方政教大权。“活佛转世”神秘的宗教外衣之下,实际上是历史上教派为适应自身发展、争夺世俗权力的一种现实选择,其后续制度的不断确立和巩固,也是历朝中央政权借助宗教力量、稳定边疆治理的举措。


乾隆帝曾以“叛国罪”禁止噶玛噶举红帽系活佛转世,使这一支的活佛转世系统断绝。

  政府“插手”转世不出奇 乾隆爷亲解读

  既然“活佛转世”打从一开始就与政治相伴相生,那么它的延续发展必然都离不开历代统治者的庇护与掣肘,北京雍和宫“御碑亭”的石碑上刊刻的乾隆帝所撰《喇嘛说》透露了多个方面的信息:

  其一,转世合法性源头:大活佛的封号来自中央政府。碑文开头讲藏传佛教的源流:“喇嘛又称黄教。盖自西番高僧帕克巴始,盛于元,沿及于明,封帝师、国师者皆有之。我朝惟康熙年间只封一章嘉国师,相袭至今。”提出达赖、班禅封号均由清廷授予:“其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之号,不过沿元明之旧,换其袭勑耳。盖中外黄教总司以此二人,各部蒙古一心归之。”

  其二,治藏安边有度:朝廷要保护宗教而不“曲敬”。 清朝皇帝不信藏传佛教:“盖佛本无生,岂有转世”,而又因“所系非小”要保护藏传佛教:“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而非若元朝之曲庇谄敬番僧也。”总结了元朝的教训,告诫后代不要重蹈覆辙。

  其三,改革承前启后:提出“金瓶掣签”措施。乾隆帝指出当时活佛转世制度的流弊:“转生之呼必勒罕出于一族,是乃为私。佛岂有私?故不可不禁。” 蒙、藏地区活佛圆寂后,一些上层贵族或大喇嘛乘机徇私、操纵宗教大权,导致灵童皆出自达赖、班禅亲族及世家子弟的情况,“兹予制一金瓶送往西藏,于凡转世之呼必勒罕,众所举数人,各书其名置瓶中,掣签以定,虽不能尽去其弊,较之从前一人之授意者,或略公矣。”为避免蒙、藏贵族权力集中,乾隆帝创设“金瓶掣签”制度,彰示中央对转世灵童的认定权力。

  “金瓶掣签”沿用至今,怎么用?

  “金瓶掣签”是乾隆五十八年正式颁布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的核心条文,明确规定了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要经过一系列的“宗教仪轨”(就是一项宗教活动所应遵循的礼法规矩),特别是最后环节的金瓶掣签结果,要报中央政府批准。

  《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之后,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先后颁布《管理喇嘛寺庙条例》、《喇嘛转世办法》和《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掣签征认办法》,沿袭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和《理藩院则例》的有关规定。2007年,国家宗教局颁布《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主要精神和历史上的宗教仪轨、历史定制保持了一致。


供奉于拉萨大昭寺(左)和北京雍和宫(右)的两个金瓶

  到底如何认定转世?以第十一世班禅的认定为例。十世班禅圆寂后,中央政府对其转世灵童的寻访认定先后经历了这样一些阶段:

  诵经祈祷。连续三年在西藏和四省藏区的各大藏传佛教寺院陆续进行不同规模的诵经祈祷活动,祈祷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早日再现。

  打卦占卜。参与寻访的高僧采用不同方式占卜,推测灵童是否已降生、身处方位、相关神迹等。

  观湖显影。寻访人员选择吉日两次到拉姆拉错观湖。湖水的流动会出现倒影、幻影,可以提供一些寻找转世地点的线索

  密访儿童。由高僧大德组成的密访小组分三路,在西藏和四省藏区46县找到了28名聪慧灵异的男童,最终筛选出7名候选灵童。

  辨认遗物。入围灵童通过辨认十世班禅的遗物,最后筛选出3人参加金瓶掣签。

  金瓶掣签。在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供奉放有三支名签的金瓶。在场诵经班和高僧大德同声诵经,德高望重的高僧作为掣签人向佛像叩首,揭下瓶盖抽出一签,逐一递与在场中央特派代表、自治区人民政府要员、40余名各藏区高僧以及掣签男童父亲查看,最后向全场公众展示,近千名各族代表、信教群众齐声欢呼“拉加罗!”(“神断胜利了!”)向空中抛洒青稞和花瓣,已示庆贺。灵童剃度仪式和取法名后,经国务院批复,进行册立仪式和坐床典礼。至此,转世仪式圆满完成。(中国西藏网 文/戴佼佼)

(责编: 苏文彦 郭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